当前位置:首页>娱乐八卦>季羡林>

季羡林之子告北大返还季羡林文物案二审被驳回

2018-09-20 博米资讯 网友评论 0

(原标题:季羡林之子告北大返还文物案今二审) 法制晚报讯 记者下午获悉,季羡林之子季承告北京大学返还季羡林文物、字画案今天上午在北京高院二审开庭,80多岁的季承老先生亲自出席了庭审,提出当初季羡林与北大之间仅为“字画藏品暂存关系”。此前,……

专题: 季羡林对中学老师回忆 回忆恩师季羡林先生 小议季羡林 说说国学大师季羡林 

(原标题:季羡林之子告北大返还文物案今二审)

法制晚报讯 记者下午获悉,季羡林之子季承告北京大学返还季羡林文物、字画案今天上午在北京高院二审开庭,80多岁的季承老先生亲自出席了庭审,提出当初季羡林与北大之间仅为“字画藏品暂存关系”。此前,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一审判决驳回了季承的全部诉讼请求。季承随即提起上诉。

季羡林是一代文化大师,生前曾于2001年7月与北京大学签订了一份捐赠协议书,协议书中约定:将属于季羡林个人所藏的书籍、著作、手稿、照片、古今字画以及其他物品捐赠给北京大学。赠品将分批分期由赠与人移交受赠与人指定的北京大学图书馆,直到本协议所列各项全部赠品移交完毕。

2009年,季羡林先生辞世。季承起诉称,2008年12月季羡林书嘱“全权委托我的儿子季承处理有关我的一切事务”,季承认为,季羡林已于2008年的书嘱中表明全权委托季承处理撤销捐赠协议的事宜,据此,主张北京大学返还以上珍贵文物共649件。由于标的高达1亿元,此案被媒体称为“季羡林亿元遗产案”。

一审开庭时,北京大学曾表示,季羡林先生未有撤销《捐赠协议》的行为,且《合同法》明确规定,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不适用可以撤销的规定。季承提出“返还原物主张”没有依据。

2016年8月16日上午,北京一中院进行了一审宣判。法院认为,季承作为季羡林先生全权委托的受托人虽然有权利提起本案诉讼,但是因季羡林先生与北京大学签订的《捐赠协议》已然成立并合法有效,且属于公益性质的捐赠,即便季羡林先生本人都不能撤销。季承作为季羡林先生的全权受托人只能按照委托人的真实意思实施委托事务。

同时,法院认为,季羡林先生本人经过深思熟虑签订《捐赠协议》,其直至逝世都未明确表示要撤销该《捐赠协议》。在这种情况下,季承作为受托人更无权违背季羡林先生的意愿或超越季羡林先生本人的权利而主张该《捐赠协议》或捐赠意向被撤销,因而也就无权主张返还原物。所以,季承以2008年12月6日书嘱受托人的身份要求北京大学返还原物的主张不能得到支持。据此,北京一中院判决驳回原告季承的全部诉讼请求。

上午,这起遗产继承案在北京高院二审开庭。季承老先生表示,其父季羡林在捐赠这些东西时并没有考虑其他遗产继承人的权利,一审判决也遗漏了他作为遗产继承人即所有权人的身份,而仅将他视为“书嘱受托人”。另外,季老认为,季羡林和北大之间的法律关系仅为“字画藏品暂存关系”,一审法院却将字画认为“有扶贫、救灾等公益性质”而不可原物返还所有权人的赠品,属于误判。

季羡林之子诉北大返还原物案引关注 聚焦3大问题

焦点问题一:季承是否有权提起诉讼?

对此,在北京一中院提供的文字材料中,本案审判长丁宇翔介绍,根据我国合同法相关规定:委托合同是委托人和受托人约定,由受托人处理委托人事务的合同。季羡林先生与季承的约定内容是由季承概括处理季羡林先生的事务,季羡林先生是委托人,季承是受托人。

丁宇翔表示,一般而言,委托人或受托人死亡的,委托合同应终止,但当事人另有约定或根据委托事务的性质不宜终止的除外。季羡林先生作为文化巨人,逝世后应有很多生前以其名义开展的具体事务需后续处理,本案所涉事项就属于这种情况。季羡林先生与季承的约定内容是由季承处理季羡林先生的事务,季羡林先生是委托人,季承是受托人。因此,季承有权提起诉讼。

精彩图片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网站首页   | 娱乐八卦  | 汽车频道  | 体坛报道  | 教育教学  | 综合时尚  | 食疗资讯  | 正史野史  | 探索发现  | sitemap